诗歌

90岁老兵10年诗歌创作记录英雄往事

90岁的田宗豪老人,年轻时的梦想是做个教书先生,但最终拿起了钢枪,成为了一名军人。“八一”建军节到来之际,田宗豪老人回想起自己投笔从戎之路,依旧心绪难平,“我们国家能有现在的面貌,是多么不容易。”离休后的这些年,老人没闲着,讲党课、写诗歌,为街道社区发挥余热,传承革命精神,他创作的反映百姓身边日新月异变化和惠民政策等内容的诗歌受到大家的喜欢,成为社区“红人”。


瞒着家人投笔从戎

“你怎么回来了?这两年你跑哪去了?”1947年深秋的一天,田宗豪的父亲追问道。


时隔72年,田宗豪向新京报记者回忆往事时仍情绪难平,“全家人都流泪了,他们着急,问我去哪儿了啊!”那是田宗豪自1946年离开家乡后第一次出现在家人面前。

从家里引以为豪的中学生,到一身戎装的新四军战士,这将近两年的时间里,他的人生轨迹彻底改变了。

1929年腊月,田宗豪出生在江苏省阜宁县田舍村一个下中农家庭,弟兄姊妹八人他排行老六。忆儿时,田宗豪感到非常幸运,能在6岁时候进入私塾,“尽管家里条件不好,刚勉强能吃饱饭,但我的父母和哥哥们非常开明,母亲说,一定要让老六去读书,将来能够‘抱桌腿’”。”田宗豪笑着解释,“‘抱桌腿’就是当教书先生,能坐在桌边。家里望子成龙,这是对我的期望。”

田宗豪没有辜负家里人的期望,私塾读完后,1945年他考入苏北联立中学,后来转入华中建设大学附属中学,“当时村里几百户人家只有两个孩子读了中学,家里人高兴得很。父母嘱咐我,一定要学文化,村子里没有文化的人太多,不识字,不会写信,以后我回来了能帮帮他们。”

然而,田宗豪“抱桌腿”的愿望还没实现,1946年冬,内战的硝烟战火就烧到了学校门口,全校三百多名师生被迫从淮安向山东方向转移,想找一片安全的地方继续办学,“但飞机轰炸,炮弹横飞,想学习,没有条件。一天夜里,护送我们的新四军部队开大会,想招收一些年轻学生入伍。我没犹豫,加入了。” 田宗豪清楚记得,学校师生一共99人报名参军,“要想继续念书,就得和敌人对抗,光跑没有用。”

事发突然,通讯又中断,17岁的田宗豪没有机会征求父母的意见,甚至没通知家里一声,就放下书包走进了军营。直到数月后母亲遇到同乡的学生,才得知“田宗豪当兵去了”。

经过了半年的政治文化、军事体能各个方面的培训,半年后田宗豪被分配到通讯连成为文化教员,负责向部队的战士们传授文化知识,讲解当下政治形势、党的政策。


老人手持的左图摄于渡江战役以后,他当时20岁。右图摄于1956年,他时任海军某团副政委。 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火线入党完成任务

而能够成为一名光荣的共产党员,与田宗豪1947年深秋一次难忘的经历有关。

当时他所在的无线电训练队驻扎在盐城益林镇,“我们行进到一个地方后,是要扎营学习无线电技术的,但因为只有一份教导员和队长自己编写的讲义,所以就找到镇上几个做石印的作坊打算多印一些。”

田宗豪说,石印需要先将内容印刻在石质模具上,然后单页印刷,但大家刚把石模刻好,侦察员传来消息说,敌人大概三个多小时以后到达。“那时候已经是晚上六七点了,印完教材至少也得需要三个多小时。”

田宗豪回忆,本想抓紧印完再撤退,但那样太冒险 ,“我们与敌人人数悬殊,正面冲突起来肯定受损。而且,要印的教材是内部机密,绝对不能落到他们手里。”

田宗豪向领导申请,由他留下来印刷教材,然后再去追赶大部队。领导看他年纪轻,表示危险的任务要交给党员完成,让他做撤退的准备。但是田宗豪没有放弃,提出入党申请,保证坚决完成任务。

最终队长同意了田宗豪完成任务,仔细叮嘱行动计划。说到当时的想法,田宗豪说,“怕吗?当然怕啊,这是在敌前,敌人眼看就要来进攻了。但队长和指导员不能留下,他们要带队伍的。这个时候我是最佳人选。”

大部队离开后,田宗豪将民兵召集起来,一队人帮忙加速印讲义,一队人去前方牵制敌人。三个多小时以后,讲义印完了,敌人的枪声也近了。田宗豪把模具损毁后,背着教材,按照指导员之前的指示,“一直往东北跑”。

从益林镇一直向东北方向,要路过田宗豪的老家,追了一夜后,他决定先回一趟家。父亲对田宗豪竖起大拇指,这是当时来自父亲的最高褒奖。家人希望他能在家里住两天再走,但背着讲义的田宗豪吃了一顿饱饭后要出发,“我现在不是自己一个人,我担负着重要使命啊。”

父亲拗不过,找来熟悉路况的同村人帮田宗豪打掩护,顺利跨过封锁线,为追上队伍争取了时间。当天夜里,田宗豪总算与队伍会合。“这是我第一次独自完成了这么重要的任务。”时至今日,田宗豪回忆起来仍觉得自豪。

田宗豪的故事,社区的很多居民都知道,社区工作者牛娜娜就被深深感动了,“从田老的身上,我明白了共产党员要勇敢担当,要经受得住考验。”


离休后的生活舒适安逸,但田宗豪并没闲着,学习诗词书画。新京报记者 李木易 摄


红色短信鼓舞身边人

田宗豪后来参加了淮海、渡江、上海、济南等战役战斗。新中国成立后,他加入新组建的海军,又开始了新的征程。1979年,田宗豪转业到地方参加工作,10年后离休。

离休后的生活舒适安逸,但田宗豪闲不下来,一方面热心社区工作,担任楼门长,另一方面他学习诗词书画,提高自己的文化素养。10年前,已经80岁的田宗豪开始创作红色诗歌。

“朗朗乾坤又清明,松柏长青引碑林,英烈捐躯报国志,神州十亿踏歌行。”这是清明节,田宗豪有感而发。“端午佳节粽飘香,景阳东街志气昂,军民同餐百家宴,屈原爱国永传扬。”端午节时,他看到社区里的景象,用诗歌记录。田宗豪说,他写的内容贴近百姓、贴近时代、贴近生活,说群众听得懂的话。

除了自己创作外,田宗豪还是石景山区八角街道工委组织的“红色短信创作班”的骨干,保持着每周创作两三篇的频率,这些诗歌以短信、微信的形式,发送给石景山区机关干部和街道党员群众。“有时候吃着饭,想出一两句,就得赶紧记下来。夜里睡不着,灵感来了,也要写几句,就这么一点点积累起来。”

起初并不太支持他这么辛苦的老伴儿,反倒成了他的第一读者,“她是文学系高材生,给我提了不少修改意见。”子女和孙辈们读完之后,也会提出自己的想法。在田宗豪看来,要想影响别人,先要影


响自己的家人。“我会给孩子们讲战争时候的经历和故事,都是我的亲身经历,不是文学作品,我想他们能从中感受到,国家能有现在的面貌是多么不容易。”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