诗歌

诗歌是一种情怀

  我们私底下都叫他“吴主编”,在一个只有12个人的微信群里;偶尔,也称其“花生大亨”,这源于他在闽西小城里当下的营生,他亦欣然接受。进入微信时代,世界被数据无限缩小,人与人之间的交流也变得越来越方便了。通常情况下,他会在朋友圈转发自己精心编辑的诗歌公众号,那里头的诗作,都是经他亲手挑选和“钦定”,因此他格外纠结阅读量的涨幅及同行的评价。而在诗歌之外,他晒得最多的,则是自己每天的功课——长跑。由运动软件自动生成的轨迹图,暴露了此人日复一日的生活半径:那些陌生的街道和郊野,在反复交替的意念闪现与体力支配下,以彩笔加粗的形式画出了一个个圆。也许正是这两件日常琐碎中最具仪式感的事,让他最终作出了将个人第二本诗集取名为《围绕》的决定。

  也正因如此,长跑健将吴主编常被朋友们误认为酒量惊人,直到有一次在闽南小城中遭遇了滑铁卢。那是今年初秋,我们一行人,浩浩荡荡乘着不同趟次的火车在泉州落脚,要在那里和当地的诗兄弟们开展联谊,换来的是热情款待。活动有一个明确的主题,叫“诗的城市计划”,所以酒过三巡,他被民主推举为福州的酒量担当,完全也在计划之中。却不想又过三巡,他已扶在洗手台前,叫苦不已……

  他嘱我为《围绕》写序,已是三个多月前的事情了。因我暌违文字,举笔词穷,只好一拖再拖。直到有一日,我突然想起自己多年前曾写过的一篇题为《论诗歌的突围》的诗论,这才略有眉目。突围与围绕,皆有“围”字,方向却截然相反:前者向外,更多的是探索技术层面上的突破;而后者朝里,则是在解决了诗歌与词语的基本关系之后,对“诗学即心学”的深入强调。这种诗歌中的“心学”,即一个诗人的情怀,它体现在面对同行评价时的“所说”,或是面对道路横亘时的“所为”,亦在面对觥筹交错时的“所思”。

  在“听命湖”一辑中,友财兄几乎是用了一种不厌其烦的方式,反复陈述自己与故乡、亲人产生交集的那一部分,并以此管窥家族繁衍的惊涛骇浪。如果说这里的讲述,是温情脉脉甚至近乎暧昧的,那么镜头扫过“浮生辞”,他对其他社会个体的解说,则更多的是愤怒、不平、批判和呐喊。也许给他更多的篇幅,那么以他对民生的执念,必将会通过显现更多存在于现实生活中的荒诞与痛苦,给予沉浸在习惯和顺从中的人们无限的不安。

  可是,我们评价他人,总要听其言、观其行。友财兄面对假、恶、丑时的“语言爆破”,正折射出正义与良知在当下个别场合里的缺席与无力。他就此颓丧了吗?好几次,我们利用假期,长途跋涉到远郊乡村,为儿童送去书籍和诗歌;也好几次,我们自嘲“最后的疯狂”,让诗歌的声音在城市上空多传一公里、多飘一分钟——也许,这是我们现在唯一愿意做也能做好的事情。

  是的,人生在世,各不相同。能言而不能为者发声,能为而不能言者出力,倘若是不能言亦不能为者,也无需苛求,但凡起心动念正直善良,便值得钦佩。“完美生活”一辑里,是他对尘世美好的收藏,对人间温暖的剪辑,也是对天下和美的擘画。诗歌本就是一种气质的流露和情怀的拓写,它应该带着善良与乐观,走出文本的平面,成为一种价值观,在绝路时可供希冀。

  蒙友财兄不弃,我曾给他的首本诗集《野花野花》撰过短评,称那部大作里的诗要从“野”字入手,其中有“黄花盖野田,白马少年游”的激扬,有“野火烧不尽,春风吹又生”的自信,有“朱雀桥边野草花,乌衣巷口夕阳斜”的怀旧,也有“春潮带雨晚来急,野渡无人舟自横”的自然。但不论何种,终究都只局限于一种自我的抒发或表达。值得欣喜的是,在留学归来重返祖国的这几年间,他的诗歌渐渐从抒情走向观察,从赞美走向思考,从自身走向人群,也从生命走向命运。正是这关键的一步,让他的长跑成为一种诗歌写作上的观照和隐喻,并让后者更多出了一道情怀之光。

浏览过本文章的用户还浏览过
  • 中国诗歌之岛首届国际海洋诗歌节在浙江洞头开幕

    “中国诗歌之岛首届国际海洋诗歌节”开幕式现场 洞头宣传部供图 中新网浙江新闻6月26日电(见习记者 潘沁文 通讯员 余佩遥 苏煜晗)6月26日,“中国诗歌之岛首届国际海洋诗歌节”在浙江省温州市洞头区开幕,来自国内外的80余位国内外著名诗人、诗评家以及 [详细]

  • 三沙市邀电视观众免费游西沙

    68名国内幸运电视观众“南海之梦”号邮轮,开启四天三晚的免费西沙之旅。“遇见三沙遇见美”2019西沙游首航起航仪式现 [详细]

  • 崇明岛西沙湿地的芦苇

    以烟草内容为主体的行业门户网站 [详细]

  • 诗与远方诗歌朗诵会举行

    本报讯(记者彭杭)新春的钟声即将敲响,我们用什么来歌唱美好的新时代,怎样表达自己对生活的无限热爱?我们以怎样的思绪回望改革开放40年?答案就在诗里,答案就在远方。1月28日晚6时,在位于大连东港的世界音乐文化博物馆,“诗与远方——2019年第四届 [详细]